房产资讯-宠物资讯-it资讯 -美食资讯-化工资讯 -游戏资讯 -家居生活-求职招聘-娱乐资讯-农药资讯 -趣闻趣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化工资讯 >> 正文

沙钢股份一字涨停拉开钢企羊年重组大幕

2020-06-29 04:04:06  来源:吴江生活网  

  有专家表示,一些民营钢企受困资金紧张只能通过股份转让实现“自救”




  2月25日,沙钢股份发布公告称,沙钢股份大股东向9个自然人转让55.12%股权,共8.69亿股,按照每股转让价格5.29元计算,合计约46亿元。其中这9名自然人中以李非文受让的股份数量最多,转让数量为1.13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17%,而其余8个自然人受让的股本比例大多在5%—7%之间。




  值得一提的是,沙钢股份在公告中强调,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沙钢集团仍持有沙钢股份3.13亿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19.88%,所以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且李非文先生等九人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不过记者发现,这9位股份受让人之一的李非文实为飞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李非列的胞弟,而近日更有传闻称飞尚集团有意借壳沙钢股份。




  据沙钢股份公告,李非文身份证号显示其生于1972年5月,住所系广东省深圳市。据记者在网上调查发现,鑫科材料现任董事也叫“李非文”,生于1972年。




  资料显示,鑫科材料的“李非文”现任飞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芜湖港储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鑫科材料董事。




  鉴于此,记者在登录沙钢股份贴吧发现,已经有一部分股民表示看好沙钢股份未来股价。而截至昨日收盘,沙钢股份一字涨停,收盘价6.99元/股。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沙钢股份年初就进行股份减持,一方面体现出钢铁行业今年延续惨淡的现状,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作为民营钢企,沙钢想要熬过行业冬天所花费的脑筋。“沙钢年初就进行股份转让,而且转让股份比例竟超过50%,可以预见短期之内钢铁行业这种低迷的状态很难结束,这才导致沙钢可能通过卖壳的方式进行自救,来缓解资金上的压力。”沈萌表示。




  沙钢集团减持为转型铺路?




  据沙钢股份2月25日的公告显示,公司于2月16日接控股股东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沙钢集团”)通知,沙钢集团于2月16日与境内自然人李非文、刘振光、黄李厚、李强、王继满、朱峥、刘本忠、燕卫民、金洁分别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沙钢集团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其持有的沙钢股份8.6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5.12%。股份转让价均为5.29元/股,也就是说,沙钢集团上述股份减持可一次套现约45.96亿元。




  而在本次股权转让发生前,沙钢集团持有沙钢股份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1.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75%。




  沈萌对此向记者表示:“沙钢集团的股份占比从75%减到19.88%。从数字上可以看出沙钢集团在股份减持上的一个巧妙的设置,因为通常来说,新的股东收购上市公司,如果沙钢一次性将股权转让给下家,这中间涉及很多复杂的手续,而沙钢股份这么做,既大幅减持了股份,而且还保留了沙钢集团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这样未来沙钢可以实现平稳让出股权的目的。”




  不得不承认,现在钢企普遍面临的问题是主营业务运行困难,沙钢股份在公司急需资金的时候,利用这种方式着实是花费了不少心思。“沙钢股份相当于转让出实际的股份控制权,给自己留下一个名义上的控制权,这样未来公司如果转型或者转让时能够更加的快速和简便。”沈萌表示。




  据沙钢股份的2014年业绩快报显示,去年沙钢股份营业收入104.8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36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25.90%。对于公司实现净利润增加的原因,沙钢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原辅材料价格的下跌、财务费用的下降、指标挖潜增效等原因所致。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也向记者透露,在国内钢企普遍煎熬的背景下,沙钢作为民营钢企里的“大腕”,这样做也是被市场形势所逼。“沙钢这么做也许是在为自己将来转型做准备,钢企现在普遍资金吃紧,主营业务难盈利的状态,沙钢作为民营钢企里的龙头企业,其规模以及公司的债务情况相对其它钢企来说转型上有优势。”




  民营钢企求出路情非得已




  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59万亿元,同比下降2.98%;实现利税1091亿元,同比增长12.15%,实现利润304亿元,同比增加87.54亿元,增长40.36%。累计亏损面14.77%,同比下降4.55%,亏损额117亿元,同比下降8.02%,销售利润率为0.85%,同比提高0.26%。从利润的构成情况来看,主营业务盈利,但盈利水平较低。




  但是要注意的是,钢企净利润已呈现出两极分化,其中国有钢企盈利情况有所改善,仅宝钢在去年的净利润就达到了58.23亿元。相比较国有钢企,民营钢企的日子更加水深火热。




  沈萌对此向记者表示:“沙钢股份作为今年股权减持的第一家钢企,首先就是因为沙钢是一家民营钢企,而民营钢企在对公司未来的判断以及决策上相比较国有钢企要更加灵活;其次就是民营钢企在钢铁市场抵抗风险的能力上相比国有钢企较薄弱,在大行业寒冬的背景下,国有钢企虽然也会遇到资金吃紧,主营业务运营困难的窘境,但是国有企业一般不会选择‘卖壳\\’。”




  对于原因沈萌解释道,国有钢企享有政府补贴以及产品竞争力上的优势,而民营钢企在面对同样的风险下很难找到救兵,因此只能选择‘自救\\’,“也就是说民营钢企只能借助自己手上的一些有价值的资源来支撑公司能够度过最难熬的时期”。




  在国内钢材需求一蹶不振,钢材价格难有起色的形势下,对于沙钢股份未来前景,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不留情面的说沙钢手里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也就剩下一个壳了,在钢铁行业这么低迷的形势下,很多民营钢企选择转型以及‘卖壳\\’都是情非得已”。